江城子·填張春溪西湖竹枝詞

碧雲無渡碧天沉,是湖心,是儂心。心底湖頭,路斷到如今。郎到斷橋須有路,儂住處,柳如金。
南高峰上望郎登,郎愁深,妾愁深。郎若愁時,好向北峰尋。相對峰頭俱化石,雙影在,照清潯。

標簽:
注釋

江城子:詞調名。分單調、雙調兩類,各有數體。單調始於晚唐韋莊,五代歐陽炯,雙調始於北宋蘇軾。
張春溪:名伯魁,字春溪,清浙江海鹽縣人,張惠言友。 
西湖竹枝詞:西湖,在今浙江省杭州市西區。竹枝詞,樂府《近代曲》名,本巴渝(今重慶周圍地區)一帶民歌。
碧雲無渡碧天沉,是湖心,是儂心:碧雲,指碧色的雲。此詞與“雲雨”、“魚雁”等意象一道,常為古人用來作男女戀情的象征。


心底湖頭,路斷到如今:心底,指“儂”的心底。湖頭,湖起始的地方。此處指“儂”心上人所居住的地方。路斷,指道路不通。暗示“儂”與心中人許久音訊阻隔,沒有相會了。 
斷橋:橋名,在西湖孤山邊。本名寶祐橋,又名斷家橋。以孤山之路,至此而斷,故自唐以來皆呼為斷橋。 
金:金黃色。此指柳葉由綠泛黃,與金黃色相似。又黃色醒目,容易辨認。 
南高峰、北峰:西湖周圍多山,環湖有南高峰、北高峰、玉皇山等。

賞析

從這首詞的小序“填張春溪西湖竹枝詞”看,可知這首詞為步韻之作。竹枝詞為詩體,張惠言一生不作詩,自言:“餘年十八、九時,始求友,最先得雲珊。時餘姊之婿董超然,與雲珊銳意為詩。三人者,居相邇,朝夕相過,過即論詩。餘心好兩人詩,未暇學也。其後三、四年,各以衣食奔走南北,率數年乃一得見,見輒出新詩各盈卷。而餘學詩,久之無所得,遂絕意不複為。

每見超然、雲珊讀其詩,恧然以愧”(《茗柯文編·楊雲珊覽輝閣詩序》),所以,他以詞來和友人張伯魁的詩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