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初雨歇省家兄長夏庵□□□□□中惘然有作 其二

含情夫如何,忘言自閔傷。視彼雙飛鳥,日暮亦得將。

摘草勿絕心,渡水勿絕梁。居然成迢遞,慚爾隨頡頏。

標簽: